欢迎您访问中国宗教学会易道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

中国宗教学会易道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 当前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原籍

《周易》的宇宙观、世界观及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中国文化是在以平原地理环境为前提产生的灌溉文明(农业文明)的基础上形成的以血缘宗法为纽带、以实用理性为根本、以乐感文化为主要特征的文化,它与以海洋文明为基础、以个体本位为根本、以因果关系与逻辑方法为主要特征的古希腊文化,以热带地理环境为前提形成的、以厌弃尘世生活向往一种来世的古印度出世文化,有着根本的区别。古希腊文化是一种理性与逻辑文化,它的宇宙观与世界观都有着严密的结构与逻辑体系,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古希腊文化是以因果关系和形式逻辑为基础的,而中国文化是没有这两点的。以印度文明为代表的宗教文化,是以非理性为根本的,信仰是文明的基础。那么,中国文化是否从根本上缺乏一种具有严密逻辑结构的宇宙观与世界观?在前几年的传统文化研究中,许多人提出这样的观点:由于实用理性的影响,除了名家以外(春秋以后名家就销声匿迹了),中国古代诸子百家的思想都缺乏结构严密的宇宙观与世界观(黑格尔就认为孔子的思想没有哲学基础,《论语》不过是人生格言的汇集),只是到了宋明理学才有一种宇宙观。

这种观点是否有道理呢?我们先看一下中国语言的特色。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是言(口头语言)文(书面语言)的殊途同归,中国的书面语言并非口头语言的记录和保存,它本身有独立的起源,大概出于结绳记事。它本为远古巫师——君主——贵族所掌握,神圣而神秘;其后由于传授经验、历史事实和祖先功业而与口头语言结合,但又始终和而不同,仍然保持着其独立的性格,中国书面语言对口头语言有支配、统率、范导功能,是文字而不是口头语言成为组合社会和统一群体的工具。也就是说,中国的语言学极为重视语言的实用意义和使用价值,它在支配人的行为方式上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其所以如此,”名”(能指,书面语言)来自符号(指事),表示的是一种秩序、规范、法则,这也就是”实”(所指)。至今人们在批评某人的行为活动时,用的是”不像话”。可见,”话”在中国从来就具有严肃的神圣性(所谓”仓颉造字而鬼神夜哭”、”爱惜字纸”),语言决不仅仅是散发在空气中的声音而已,它不仅代表而且本身即是人的行为、活动,所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亦此义。所以,中国的名学,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逻辑学,它研讨的核心仍然是语言和语词的实际效用和可能出现的现实悖论,稍有独立性格和逻辑分析能力的名家则被荀子所排斥,为后世所忘记。中国人不是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而是没有这方面的兴趣,韩非的议论,逻辑性也非常强,但不可能发展成为抽象的逻辑学,韩非本人恰恰强调纯粹思维或真理本身的无用,如《说难篇》。《韩非子》之所以能”益人神智”,乃以其冷静的理智告诉人们许多残酷的生活事实;读韩非,正有助于了解中国式的逻辑,儒学以”情”为体,当然不重逻辑,《孟子》的好些辩论就直接违反形式逻辑。正是由于中国语言的这种特点,才导致了中国文化价值与事实不分、理论与实践不分、名与实不分。

同时,中国文化又是一种”半宗教半哲学”的文化。中国没有像基督教或伊斯兰那样的宗教,士大夫们对人格神经常处于似信非信之间,采取的主要是”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在民间,则表现为多元而肤浅的信仰和崇拜,其对象可以是关公、妈祖、观音菩萨、玉皇大帝等,不仅因人因地不同,并常常改变;而且大都为了求福避祸、去灾治病,有着非常实用的目的。即使在这种多元肤浅的民间宗教中,奇迹宣讲也不突出,主要是倡导儒家的伦理道德。儒学不重奇迹、神秘,却并不排斥宗教信仰;在”三教合一”中,它不动声色地渗入到其他宗教中,化为他们的重要内容和实质成分。而儒学之所以能如此,正在于它本身原来就不止是”处世格言”、”普通常识”,而具有”终极关怀”的宗教品格,它执着地追求人生意义,有对超道德、超伦理的”天地境界”的体认、追求、启发。从而在现实生活中,可以成为人们安身立命、精神皈依的归宿,它是没有”人格神”、没有魔法奇迹的”半宗教”。

另外,它又是”半哲学”,儒学不重逻辑构造和思辩体系,这里很少”什么是”的问题,多数为”如何做”,但这些似乎非常实用的回答和论述,却仍然是一种深沉的理性思索,是对理性和理性范畴的探求、论证和发现。它不是柏拉图似的理性追求,也不是黑格尔似的逻辑建构,却同样具有哲学的理性品格,而且充满了诗意的情感内容,并且把思想直接诉诸情感,把某些基本理由、理论建立在心理的根基上,总要求理智与情感交融,”合情合理”即此义。

这样说来,断言中国文化缺乏逻辑性不是正确的吗?有一定的道理,但又不全对,因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与有着”群经之首”之称的《周易》的宇宙观和世界观研究的不深入有关。

作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的《周易》,是世界上最早的、最系统的、最完备的符号逻辑与形式逻辑体系,时至今日仍无出其右者。说中国文化缺乏逻辑性是不对的,但其他诸子百家的思想确实缺乏较强的逻辑性,这是因为《周易》已把主要的逻辑框架设计好了。《周易》不仅有人生观、社会观,更有系统的世界观、宇宙观,并且是二者的最有机的统一,构成中国文化的元理论基础,它的宇宙本体论、三才统一论、认识论与真理论,都是我们准确解读中国文化的理论前提,是我们剖析大传统与小传统的根基,所以本章的主要内容是解析《周易》的宇宙观、世界观、人生观、认识论、辩证法与真理论。


  • 版权所有:中国宗教学会易道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     电话:15053735251、17853709413     联系人:胥老师     网址:www.zgzjwyh.com     技术支持:唐人科技